俄报业市场变化很大(财经视点)

编辑:凯恩/2018-11-14 18:49

  记者是90年代初克里姆林宫上空的苏联国旗刚刚落下、“独联体”诞生时,结束学业,离开莫斯科回国的。5年后,记者重返莫斯科,却被报摊上一字排开的三张《真理报》吓了一跳。《真理报》是苏联时期的第一大报,在国际新闻界占有重要地位。

  细细问来,原来是当时的《真理报》早已“今非昔比”,国家不再为报纸掏钱,报纸发行量每况愈下,后因内部矛盾,《真理报》干脆分家,三班人马各立山头,于是就出现了三家《真理报》,其中一家起名为《线》。如今,这份原来一统俄新闻界的大报几乎完全销声匿迹,记者已几年没有看到它的影子了。

  苏联时期第二大报《消息报》也命运不济。几年前,因财团间发生利益冲突,原主编拉出一帮人马,成立了《新消息报》,俄市场出现了两个《消息报》并存的局面。目前,虽然《消息报》早已丧失了俄政府大报的地位,但仍不失为当地一家有影响的报纸。

  报纸的名称就是报纸的脸面,时代变了,但报纸不愿放弃自己几十年来创出的名声,因此,虽然苏联解体了,但苏联时期绝大部分报纸的名称却都保留了下来,如《消息报》、《劳动报》、《共青团真理报》、《红星报》等等。虽然这些报纸早已不具备苏联大报的色彩,工会也已不再是原来的工会,但报人仍不愿放弃老百姓早已熟悉的报纸称谓。只是现在这些老报纸的报道内容已经与前完全不同了。20世纪90年代以后,在俄出现了一系列新的报纸,如创刊于1990年12月的《独立报》、1990年复出的《商业家日报》、1993年2月出版的《今日报》等。

  此外,俄罗斯各大党派均有自己的报纸,亚博卢集团有《亚博卢报》、自民党有《自民党报》等等。与其它面向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不同的是,这些报纸多是不定期出版,主要是介绍本党的政治观点和活动,报纸一般以赠阅为主。

  在俄罗斯,只有极少的几份报纸由国家出资支持,如政府的《俄罗斯报》、杜马的《议会报》等,其它报纸均靠自己与商界和政界的联系在市场上独立求生存。俄罗斯一度出现政权、商业与传媒相互结合、相互渗透三位一体的国家特殊管理形式。尽管俄罗斯许多报纸自称自己是独立报纸,但在俄罗斯,真正独立的报纸几乎是不存在的。

  为增强实力,俄罗斯报纸大多走上集团化发展的道路。俄曾一度形成以俄著名金融寡头别列佐夫斯基和古辛斯基为首的《商业家》和《七日》两大出版集团。《商业家》出版集团包括《商业家日报》、《商业家—政权》杂志和《商业家—钱》三大出版物,与《俄罗斯公共电视台》、《TV—6》、《独立报》等一些由别列佐夫斯基占有股份的传媒一起,形成了一个影响巨大的传媒帝国。

  《七日》出版集团由《今日报》、《综述》杂志、《七日》星期刊、《历史驮队》月刊等组成,与古辛斯基控股的《独立电视台》、《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等传媒一起,组成可与别列佐夫斯基新闻帝国分庭抗礼的另一大新闻王国。

  在1999年议会和总统选举时,别列佐夫斯基支持普京,古辛斯基支持普里马科夫、卢日科夫联盟。一时间,报纸、电视台黑材料满天飞,雇用文人口诛笔伐,双方热热闹闹地打了一场俄罗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你死我活的新闻大战。

  从整体上看,俄罗斯的报纸大多为“民主派”控制,宣传的东西均带有他们的观点。市面上基本看不到的报纸,以持激进立场著称的《今日报》的发行量也不大。俄共等左翼政治力量常常报怨,“民主派”完全把持着俄罗斯的传媒,平民百姓根本听不到的声音。在地方,特别是在一些俄共掌握的地区,在报界尚占有一席之地,但在首都莫斯科则根本看不到这些报纸。

  俄罗斯绝大部分报纸是靠广告维持的。记者订阅的《商业家日报》是将广告随报纸一起赠送,有时还把广告当作报纸的附页,不管订户需不需要,广告每天都定时送到你的手中。因此,每天扔这种“强制广告”便成了记者的一大任务。

  对所有驻莫斯科的外国记者来说,看报是最头疼的一件事。倒不是洋字码堆起来的文章没有本民族语言好懂,而是难以评判文章所述内容的真假。不久前,莫斯科曾发生过一件令新闻界大跌眼镜的怪事,一家通讯社用一则假新闻为俄中央媒体设置了一个精心策划的圈套,称在莫斯科开设了一家名为“红绿灯”的世界上最先进的电器商店。结果俄21家新闻单位中有14家见钱眼开,刊登了这则假新闻,结果被套个正着。

  商业新闻尚且如此,政治新闻就更是鱼龙混杂了。由于每张报纸背后都有利益集团,打开报纸后最先做的是要看谁是这家报纸的后台老板,然后才可能对新闻的真实性作出判断。因此,对新闻真假的判断是每一位驻俄记者最基本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