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和图表读不懂的民国金融史,背后全是人的故事

编辑:凯恩/2018-11-15 12:04

  许敬:读完整本书就会知道,仅就民国史而言,我个人比较认可政府的行政权对于金融事业的指导和改造,否则,书中的周学熙和孔祥熙就没有立足之地;而就历史结果而言,孔祥熙对于金融事业和金融行业的干预,在财政上保证了抗战的胜利。这样的作用是安全的、正面的。

  许敬是中国基金博物馆研究员,长期专注于中国近代史尤其是民国史的研究。在新书《金融是本故事书》中,他讲述了15个近代中国的金融历史故事,把原本看似枯燥的金融问题,同时展现了当时的社会、政治风貌。

  许敬:万科内部股东对于管理权的异议,如果放在民国金融史的视域来考察,其实是非常普遍的。当年的“棉纱大王”穆藕初就曾和他的大股东薛宝润闹得不欢而散。当然也有对大股东的予取予求非常能够忍耐的,比如冼冠生。

  “人脉”占据中国金融的重要位置

  许敬:制定规则,救济危难;尊重民营,国进民退。

  时代周报:与大多数客观理性的金融书籍不同,读完《金融故事》,感觉商场处处充满“人”的因素,中国的金融史也是一部人性史。在中国的金融市场里,“人脉”这个非市场因素占据的位置有多重要?

  还不仅于此。

  位于苏州的中国基金博物馆是中国金融博物馆集团的有机组成部分和最早创立的分支机构之一,四年前,基金博物馆开设“金融故事会”讲座,每月一期,许敬是主讲人。《金融是本故事书》的书稿即脱胎于此。

  新加坡著名媒体人郑维先生对万科之争有精当详细的剖析,他认为:“在王石对战宝能的过程中,老王一直在暗示宝能及其背后老板的权力运作,希望把万科大战在公众的心目中转化成可怜农家小妹妹被恶霸地主欺凌的戏码,以博得同情。可惜,他忘了,真正能买得起万科股票或者万科的房子的那群人,绝不是会轻易相信这种野蛮地凤凰彩票(fh03.cc)主黄世仁 VS 楚楚可怜小喜儿的戏码的人。”

  许敬:古代之中国一直是礼法社会而并非契约社会,因此人情重于法律。就像当时钱庄借贷,都是信用借款而非抵押借款,人际信任极为重要。那时候的中国,在金融业的发展中,“人脉”这个非市场因素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

  时代周报:近日万科之争又掀波澜,对王石的看法也个人有异。在你看来,这是一个能够反映当代中国经济发展现状的金融故事吗?

  时代周报:如果今天要写一个当代的金融故事,你会选择哪个故事?

  许敬:本书的挑选编纂标准,由出版商厘定,我并未过问。

  “万科内部股东对于管理权的异议,如果放在民国金融史的视域来考察的话,其实是非常普遍的。”在提到近日沸沸扬扬的万科事件时,民间民国史专家许敬认为,股东之间闹得“不欢而散”并不稀奇。

  时代周报:就你研究民国史而言,当时的政商关系有什么特点?

  时代周报:你主持“金融故事会”的讲座,讲了四年共四十期,但这本《金融故事》只选了近代金融历史中的15个故事。你的选择标准是什么?你最喜欢哪一个故事?

  每个金融故事都不一样,一样的是这15个故事背后,全都充满人性的不确定因素。在许敬看来,只用数据和图表,万万难以读懂“中国式金融”。自古以来,无论是研究中国经济还是金融,都必须把“非市场因素”计算在内,甚至还要把所研究的对象与当时的权贵、军阀的私人关系计算在内。与数据、图表相比,金融事件中,人物关系带来的种种传奇更具吸引力。用经济学家、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的话来说就是:“从更广意义来说,所有涉及跨越时间、跨越空间价值配置的交易,或者人际间的利益交换都是金融。”

凤凰彩票(fh03.cc)  15个故事里,有金融巨头的传奇,亦有豪门的传承与商道。涉及的历史人物和家族包括周学熙、孔宋家族、红顶商人胡雪岩、乔家商道,第一巨贪和坤、洞庭东山席氏、苏州程氏、苏州贝氏等。“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民国金融史也是人的历史:玩火者和珅、胡雪岩的故事几度重演?内忧外患的大时代,孔祥熙、宋子文主导货币战争,功罪谁与评说?筚路蓝缕、锱铢积累,几世辉煌,什么才是上海滩金融豪门的商道密码?贩夫走卒,饮食男女,江湖变迁中是否暗藏金融之手?有人星夜赶考,有人辞官还乡,金融的故事周而复始。

  时代周报:在书中,你将民初武汉、上海的金融市场作了对比:上海的租界背靠英美法等强国,国内的政治力量无法完全操纵市场,由此基本保证了基于自由的开放、公平的法治环境,这导致上海只会出现个体的崩溃,但不会出现全体的金融困境。你如何看待“公权力”对中国经济金融的影响?

  我完全同意郑维先生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许敬:到了今天,我最感兴趣的故事,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那些创立证券业金融家的起落生灭。

  许敬:其实和西方社会一样,当时的商人同样习惯远离政府而亲近官员。民国时期,一些大金融家与高官交好,但也只是基于他们的历史友谊。比如,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创始人、中国最著名的金融家陈光甫和当时的财政部长、央行总裁孔祥熙关系密切,但须知,1904年他们在美国时就是好友。

  冼冠生是广东人,创业在上海,三十岁还贫困潦倒,一无所依,但他勇于尝试,乐观奋进,只手创立了中国当时最大的食品帝国和餐饮集团,自己也作为中国“食神”而名垂青史。对于平民甚至贫民创业者来说,他的每一分经验和教训,都值得再三思量。

  最爱白手起家者冼冠生

  时代周报:民国“公权力”对金融业产生了正面影响,有无规律与方法可循?

  许敬:我认为民间投资并未下跌,只是都向房地产集中了而已。这是中国凤凰娱乐(fh03.cc)处于盛世的一种心理表现,因为房地产的投资飙升,往往意味着民间投资对于安全稳定预期值的进一步提升。今日的中国经济,某些程度上有些类似于上世纪20年代一战后的上海租界。

  时代周报:今年1-5月,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继续滑落,同比增3.9%—相较于去年年底民间投资10.1%的增速,可谓断崖式下跌。从历史的角度,该如何看待这一金融现象?

  要说最喜欢的故事,毫无疑问,是冼冠生的故事。客观而言,他并非金融人物,但其经营发展的过程中,中国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他助力良多;另外,在其企业“冠生园”的运作模式中,也颇有值得如今金融企业学习效仿的经验。

  但要注意的是,当时的中国,以财经官员倾心结交民营金融家为第一要务,与现在截然不同。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发自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