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招嫖事件爆料人:曾报警但有人替法官顶包|法官|招嫖|报警

编辑:凯恩/2018-10-27 12:46

  经陈金奉妻子的介绍,顾国相的恒奔公司成为该装修项目的承包商。2008年10月3日,陈金奉与顾国相签订《上海如家加盟酒店建筑及装饰工程协议书》。因为如家酒店在全国有几千家,形式和造价标准都是规范化的,装修基本在500万元左右,所以双方“约定工程总造价为500万元,最终工程量按实结算”。

  经上海市纪委、高院党组、公安局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查明,集体招嫖的组织者为上海建工四建集团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副经理郭祥华,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长赵明华受邀后,又邀请上海高院民一庭庭长陈雪明,院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室副主任倪政文,民五庭副庭长王国军一同前往。事后,赵明华、陈雪明、倪政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而王国军因不胜酒力,未参与嫖娼,被撤职,留党察看两年。

  之前,陈金奉曾听说过顾国相在上海高院里有亲戚。这一点终于在他一路开车跟随顾国相回老家过春节时得到确认,顾国相是赵明华的堂妹夫。此后,陈金奉不再跟踪顾国相,而是锁定赵明华。他认定:“从一开始工程款的审价,就是上海高院指派的,这是他们设计好的圈套,就是他赵明华。再说,就算能挖到小喽啰的腐败问题有什么意思?”

  陈金奉告诉我们,在打官司前,雨捷公司请太仓宏正建设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对工程进行审价。但由于恒奔公司没有提供装饰部分的签证单、消防工程的图纸等结算资料,当时审计工作无法按时完成。

  得到关键性的监控视频后,陈金奉找来专业的视频剪辑人士。他花了两个通宵挑选素材,加字幕,标注人物,最终形成了8分多钟的曝光视频。“我这个视频像讲故事一样,这样网民才喜欢看。”8月1日,陈金奉在天涯论坛上发帖,但并没有放出视频。“我要先试试,看哪些人对这件事感兴趣,当时就有一个记者跟我联系,说没有视频的话网民很难相信的。”第二天,陈金奉在新浪微博上发出曝光视频。他的网名“公平正义比阳光还温暖”来自温家宝总理曾说过的一句话“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我找来在江苏电视台和上海电视台工作的朋友来帮我转发,他们加V的,两个小时,这个视频就火了。”陈金奉承认,电脑、微博、视频剪辑这些他平时不玩,但是他想学就请朋友来教,自己学东西也快,所以爆料整件事,可以说由他一人完成。“专业做视频的人他们知道我想要什么吗?这个视频怎么剪辑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

  决心

  复仇

  在爆料之后,有不少网民质疑陈金奉的做法。对于自己采取的方式,陈金奉说:“我走投无路,只能这样。赵明华是法官,是党员,我偷拍他的不法行为,不过分。”8月8日晚,陈金奉删掉了自己之前的全部微博,只留下了一句话:“当我无法得到公平公正的时候,我只能选择自己的方式去寻求公平。很多时候是逼于无奈。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陈金奉觉得:“顾国相他们设了一个套子,等我钻进去以后,就盖子一盖,把我关在里面了。”他说,得出这样的认知有三点原因:第一,沪港公司由上海高院委托,而赵明华又是上海高院的领导,审价时可能偏向顾国相一方。第二,恒奔公司并没有取得与这项装修工程相匹配的建筑施工企业资质,这导致自己与顾国相之间所签的协议书与补充协议成为无效合同。第三,他计划本是装修款项不影响自己生意的资金周转,故约定工程款的具体支付方式为每月支付15万元及规定的银行贷款利息,而打了官司之后变成一次性支付工程款,把自己弄得很狼狈。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6月9日,赵明华开车来到上海高院接人。当一行人来到南汇地区惠南镇的衡山度假村时,陈金奉意外发现从车上下来的人中还包括上海高院的领导陈雪明。衡山度假村是一家涉外三星级酒店,有客房、餐厅、健身房、桑拿、KTV等项目,隶属于上海市衡山集团。从17时50分,到21时13分,赵明华等人吃饭用了三个多小时。而后,他们进入夜总会包房“钻石一号”,直到23时许。其间,有十几个年轻女子曾进入该包间,并有5名女子留下。在整个过程中,陈金奉尾随他们拍摄,只是他拍摄的画面质量并不理想。KTV之后,赵明华一行人进房间休息。6月10日凌晨,4名年轻女子分别进入他们的房间,并在凌晨1时29分之后全部离开。上午9时30分,赵明华等人驱车离开衡山度假村。

  上海建工卷入法官集体嫖娼事件

  官司输了后,陈金奉的生活虽然没有一些媒体所说的“从富人区沦落贫民区”那么夸张,但他的确觉得“被整得很惨”。一是在他支付工程款之前的“限制高消费令”。“我平时消费很高的,这个限高令对我来说太难受了,而且我当时在柬埔寨还有生意,连机票都买不了。”另一个“惨”是由于一次性支付工程款,他只好把淮海路那套房子卖掉。“那套房子我特别喜欢,跟范志毅一个小区,我家楼下是徐匡迪的弟弟。房子卖掉后,我心里特别不舒服。”陈金奉愤愤不平地说。在去年卖房子前,陈金奉曾在北京、上海上访,他说:“我让40多个员工带着家属,一共90多人到上海高院去上访,最后还是没用。”

  2009年11月24日,恒奔公司将竣工图及决算书送交雨捷公司,提出实际工程款为1100多万元。双方在垂直运输机械费用、钢结构部分所用钢材是否废旧钢材、安全网造价是否涵盖在开办费中、拆除及垃圾外运工程造价、布草间与清洗间木门等造价诸多方面存在争议。

  “这个赵明华的生活规律已经被我摸透了,他好色,常去嫖娼。他作为党员,作为法官,他好这一口儿,我就知道他死定了。他用法律整我,我就用党的纪律整他。抓住他的把柄只是时间问题。有的色情场所有暗房,进不去,我就先不暴露自己,慢慢跟踪。”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东律师告诉本刊记者:“该案的重中之重是审价。”在该案的民事审判书中,针对各类争议款项,“该部分费用以沪港公司的认定为妥”这句话频繁出现。经沪港公司审价后的工程造价仍然与一般如家酒店加盟店的装修工程造价存在较大出入,在其后的上诉中,法院是否应当再请其他审价公司进行重新审价呢?陈金奉不解的是,闸北区法院判案,审价公司为什么由上海高院来委托?吴冬律师告诉本刊记者:“我们国家是人民法院独立审案,而不是法官独立审案,所以在标的较高的案件中,基层法院会请示上级法院,行政力量确实存在干预法官审判的可能性。但就这个案子而言,还不能轻易下结论。”

  陈金奉说,他黑道白道都不怕,手下有小弟,自己也练过功夫。谈话间他拿出汶川地震时获得的荣誉证书,告诉我们他给灾区捐了发电机和512套西服。他说自己对钱没那么在意,天津一位合作伙伴欠他260万元,实在没钱还了,他就一笔勾销。这种近乎盲目的自信与江湖义气,正是他在2010年那场官司中栽跟头的原因,他当时没想到对手如此强大。

  “惊天动地”出现在今年8月2日。陈金奉用名为“公平正义比阳光还温暖”的新浪微博发布时长8分钟多的视频,曝光数名上海高院法官于6月9日晚,在南汇地区衡山度假村集体招嫖。字幕中不乏细节:“夜总会最大最豪华的‘钻石一号’包房”、“官员与夜总会小姐手挽手下楼梯”、“黑衣女子从房间出来,将钱塞入胸罩内”等。这一爆料迅速成为舆论热点,该微博在转发次数过万后被删。

  陈金奉经调查发现,47岁的赵明华、40岁的顾国相以及顾国相的律师、36岁的赵海江三人竟是亲戚。我们走访浙江省上虞市崧厦镇的三华村与西华村,得知赵明华的父亲叫赵永瑞,赵海江的父亲叫赵信尧,赵永瑞与赵信尧是堂兄弟。赵信尧有一女一子,女儿赵依华的丈夫是顾国相。因此,赵海江称顾国相为姐夫,称赵明华为堂兄。

  作者:穆将

  对簿公堂后,闸北区法院通过上海高院委托上海沪港建设咨询有限公司对该工程进行审价。沪港公司认为该工程造价为820万元,陈金奉一方应向顾国相一方支付剩余尾款720余万元。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我们,在上海市二中院与闸北区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上,都写着这样一句话:“从合理性分析,恒奔公司、顾国相作为未收到绝大部分工程款的施工方,并无理由拖延审价。”但是,顾国相一方拖延太仓宏正公司的审价是可能获益的。这两份民事判决上同样写明,工程竣工验收后,陈金奉一方在收到顾国相一方的结算资料后,必须在一个半月内出具审计报告,否则视陈金奉一方同意顾国相一方所报的工程造价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双倍赔偿给顾国相一方。

  通过一年的跟踪,陈金奉已经掌握了赵明华的情妇、房产、常请他吃饭朋友圈子的情况。“还有人问我,跟踪赵明华是不是受谁指使,我觉得这问题很奇怪,从来都是我指使别人,还没有人能指使我。我做人就是这样,你打我一拳,把我打得晕头转向,但是没打死我,那么好了,我起来以后一脚就要踹死你。”

  点击下载【新浪新闻APP】 随时随地掌握天下大事

  陈金奉对自己的智力充满自豪。他举了很多例子,比如初到柬埔寨做木材生意,如何解决比汽油还贵的饮用水问题;比如朋友的老公给其情妇开了家饭店,他如何指点朋友准确找到饭店地址。在跟踪赵明华的过程中,同样如此。陈金奉曾跟踪赵明华到其情妇家楼下,通过电梯观察赵明华所去的楼层。为了弄清房间号,他在消防通道里坐了5个小时,直到赵明华下楼,驱车离开。接着,他马上就挨个房间按那一楼层的门铃,装作保安问:“刚走那辆帕萨特还没收停车费呢。”陈金奉说,如果有的房间没人接,或者说那不是他家的车,就能排除。赵明华情妇的回答则是,“那下次一起交”。

  追踪远没有想象的顺利。4月8日晚,陈金奉跟随赵明华来到长宁区的新雅涛苑,发现其找小姐后立即报警,举报法官赵明华在此嫖娼。但是,结果因与赵同行的上海市恒洋律师事务所胡岷顶包而不了了之。“警察赶到时,赵已经溜了。从那以后我知道了,报警起不到效果,干脆自己拍到关键证据。”

  至于选择8月初这个时间节点公布视频,陈金奉给出的理由很简单。“6月9日以后,我也比较忙,但我觉得自己上半年的运很旺,做什么都顺的,所以一定要赶在农历上半年结束之前把这件事曝光出来。”陈金奉希望这次爆料可以“拔出萝卜带出泥”,他提到,装修款纠纷案相关的法官有闸北区法院副院长唐卓青、民三庭庭长朱一心、副庭长缪为军以及上海二中院的审判长卢薇薇等。“我有信心能翻案。”

  爆料

  因为6月10日开始端午假期,陈金奉在三天后再次来到衡山度假村。他对工作人员称自己在消费时忘了东西,递了几根烟就搞定了监控录像的事情。尽管我们对如此轻易得到这么详细的监控录像表示怀疑,陈金奉还是不肯多讲。而对于有媒体所描述的,陈曾谎称自己是当天来的法官中的一员,陈金奉说:“他们根本没有采访过我,这是瞎写的,我没有这么说过。”

  官司

  陈金奉十分窝火,认为自己被“下套”了。有关跟踪赵明华的动机,他这样说:“我这么聪明的人,给你玩弄,我愿意啊?那就等着我也玩你一手,还要玩得惊天动地。”

  在结仇的那场官司中,陈金奉认为,“玩弄”自己的对手是47岁的赵明华、上海恒奔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顾国相以及上海市江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海江,这三人是亲戚。我们走访浙江省上虞市崧厦镇的三华村与西华村,得凤凰彩票(fh03.cc)知赵明华的父亲叫赵永瑞,赵海江的父亲叫赵信尧,赵永瑞与赵信尧是堂兄弟。赵信尧有一女一子,女儿赵依华的丈夫是顾国相。因此,赵海江称顾国相为姐夫,称赵明华为堂兄。多位村民告诉本刊记者,赵明华在江西长大,很少回村里,对其为人并不了解,而顾国相、赵海江、赵依华这三人一向和善,对他们牵涉进“案中案”表示惊讶。

  陈金奉一边招呼我们喝茶,一边将他的复仇故事娓娓道来。“我这样一个聪明人”常出现在他的言语之间,比如他一开始做纺织生意,用两个月搞懂技术,比如中学时下象棋,鲜遇敌手。提起仇家,他面露鄙夷之情,带着胜利者的骄傲。

  “端午端午,一下子端出五个!”说起自己跟踪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长赵明华一年以来的结果,陈金奉(化名)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上海法官集体招嫖发生在今年6月9日,之后是三天端午假期。他说:“我只是针对赵明华一个人,发现这么多法官在嫖娼是巧合,我没有预想到。”

  上海建工卷入法官集体嫖娼事件

  爆料人并非一些媒体所说的倪培国,而是今年55岁的陈金奉。如今,他被网民称为“反腐福尔摩斯”。陈金奉头发乌黑,皮鞋锃亮,跷腿坐在皮椅里,一副大老板的派头。办公室位于上海市闸北区延长中路775号的如家快捷酒店,由他所开。这家快捷酒店正是这个故事的源头。

  陈金奉告诉本刊记者,在跟踪这件事上,他没有团队,只有自己一个人。“人多了反而冒险,反正赵明华不认识我,赵的岳父过世,他和他妻子在店里买花圈,我就站在他身旁看着,他也不知道。”陈金奉说,“跟踪是长期的,拍摄只拍关键的,只有跟不正当的女人在一起,我才会拍。”除了iPad、手机和手持录像机凤凰娱乐(fh03.cc)外,陈金奉的秘密武器是“密拍眼镜”,打开以后,凡是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都能录下来。陈金奉指着他原来在柬埔寨拍的照片说:“当时白白胖胖的嘛,现在又黑又瘦。跟踪的时候吃饭不准点,有时候买个面包就对付了。睡觉我照样打呼噜,睡得好,但只要一起床我就开始琢磨今天怎么跟踪赵明华。”陈金奉制定了日程表,周一到周四是下班时间去跟踪,周五是中午去赵明华的单位,周末则视情况,蹲守在赵明华位于四平路780弄源森地带公寓的家。

  陈金奉说他先后跑澳大利亚做过羊毛衫生意,在柬埔寨做过木材生意。2000年之后,承包工程的顾国相大赔一笔,几乎破产,而业务能力较强的赵明华在法院系统步步高升。2008年,顾国相与合伙人成立上海恒奔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同年接手陈金奉的如家酒店加盟店的装修项目。双方的仇怨由此开始。

  陈金奉祖籍四川达县,出生在上海。1979年,高中毕业的陈金奉结束农村插队的日子,开始做纺织生意。创业早期是辛苦的,他乘火车去大庆进腈纶,没有座位就睡在车厢地板上。这前后,13岁的赵明华还在上中学。1989年,陈金奉买了全上海第15台大哥大,1993年上海街头的第一批奔驰车中,就有陈金奉的一辆。此时,初中学历的顾国相也来到上海,开始自己做建筑工程。大约两年后,复读一年的赵海江终于考上浙江大学,他一年后换了专业,学习法律。

  2008年,陈金奉与上海恒奔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顾国相签订酒店装修合同。其后,双方就工程款发生纠纷。2010年,顾国相就装修工程款纠纷一事,向闸北区法院起诉陈金奉和他的生意伙伴、上海雨捷实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倪培国。陈金奉一方败诉。2011年6月13日,陈金奉向上海市二中院提出上诉,再次败诉。2012年,陈金奉提起申诉,上海高院维持原判。

  “我现在掌握的材料已经形成证据链。让赵明华垮台就像往木头里敲钉子,钉子敲到底,再横过来一敲,就是想拔也拔不出来了。现在这个爆料视频发布出来,就是横着敲了一下,赵明华翻不了身了。”

  2000年前后,陈金奉开始在上海购置房产,其中包括闸北区延长中路775号的4楼到8楼,最早他将其用作群租房。2008年,为了迎接上海世博会,他接到通知,房子不能群租了,于是他打算利用这些楼层,与上海雨捷实业有限公司合伙,加盟如家快捷酒店。“现金为王嘛,我当时考虑找一家装修公司带资施工,我预付100万元备料款,完工后支付50万元的退场费,剩下的由装修公司带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