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利团队_助赢软件怎么不能用了_助赢团队刷水

「被收割者」的生死游戏

  他说了一句话,原话记不清了,大意是,很多时候,普通人的投资已经是信息滞后,产品滞后了。

  想起去年参加一个活动,一个之前做P2P第三方的朋友说,他自己已经不参与二级市场的投资,转投私募了。

  有些是国内明星企业的Pre-IPO计划,比如陆金所、小米、蚂蚁金服、爱奇艺、快手等等,这些科技型企业很多都打算在香港或者美国IPO。

  最近的一个项目,是腾讯系一家公司的Pre-IPO,常规操作下,100万美金起步。

  非常规操作下,可以拆成小份额购买,这种方式,不仅有极高的产品收益风险,还有极高的法律和道德风险。

  即便朱文倩投了乐视血本无归,即便散户做到了如欧神,坐拥几十套房产,身价十亿,那又怎样?

  曾经的乐视系,也像以上我提到的腾讯系、小米、陆金所……都是十分优质的概念,

  于是,独角兽捕手朱啸虎之妹,网传毕业于剑桥大学,曾任瑞银副董事,后加盟通用电气,出任万达集团投资部董事总经理的朱文倩入了坑。

  不仅如此,收割机贾跃亭,还一边花着从“乐视网”散户手中套现的钱,一边告诉他们自己下周回国。

  但实际上,遭遇“创业危机”的贾跃亭,欠了几十亿的贾跃亭,却仍在美国的别墅里“为梦想窒息”。

  而另一边,欠了几千万的“80后明星创业者”茅侃侃,却再无法呼吸到这个世界的空气了。

  背靠着上市公司的茅侃侃,但却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它的“牺牲品”,也只是任人宰割的韭菜罢了。

  茅侃侃的“万家电竞”,本来已经奄奄一息,因为上市公司股东的变故,更加雪上加霜。

  2006年,A股启动前所未有的大牛市,眼尖的股民在重庆路桥三季报上逮到了赵薇,她名列流通股股东第六位。不过在次年一季报中,赵薇又从流通股股东前十名单上消失了。

  好事的记者后来问她此事,她抱怨“我炒股不是发了,是哭了,我绝对是个地道的受伤股民”。

  大概是2008年6月的一次聚会,王菲把人称“龙哥”的富商黄有龙介绍给赵薇,一年后俩人正式结婚。

  也不知道黄有龙与她之间,是否会有一段“你四不四洒,竟然亲自去炒二级市场”的对话。

  飞升成为了入股N家上市公司的“女巴菲特”,一次次在股市翻转腾挪,胆子越来越大。

  从“受伤股民”,一跃成为女版“贾跃亭”,收割无数散户,也就有了后来万家文化的故事。

  2016年末,上市公司万家文化宣布,赵薇30.59亿购买万家文化近30%的股份。

  股民们闻风而动,他们认为有明星加持的万家文化股价一定会飙涨,于是纷纷进场。

  但之后,赵薇以6000万撬动30亿资金消息一经爆出,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随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方案被否,之后一系列负面消息传出,万家文化股价急速下坠。

  最终,证监会对赵薇夫妇的处罚,只是罚款60万,5年禁入证券市场,其实也算是全身而退。

  在赵薇退出之后,而最终接盘万家文化,是如今的股东祥源控股,万家文化也更名为祥源文化。

  一直亏损的“万家电竞”,成为了新股东眼中拖累上市公司的负担,新股东希望能把它从上市体系中剥离,以免拖累股价。

  经营不善,没有新融资,上市公司急速停止输血,本就亏损的万家电竞处境更是急转直下,造成了最终的悲剧。

  我们无法指责说茅侃侃因为赵薇而死,但命运就是这么魔幻,如果当初赵薇没掺和进来,故事会不会是另一番光景?